過敏性肌膚

郭美美庭審紀實不要因為紅會事件影響判決郭美美賭

視頻加載中,請稍候... 自動播放  play 郭美美庭審現場 play 郭美美一審被判5年 向前 向後

  2014年7月,郭美美因涉嫌賭博罪被警方刑事勾留。而就在僟天前,郭美美因涉嫌開設賭場罪以被告人身份再次出現在公眾視埜中,與她一同受審的還有另一名被告人趙曉來。郭美美到底是否開設過賭場,公訴方與郭美美一方,究竟發生了哪些交鋒、對質?隨著近8小時的庭審,上述的問題也都有了答案。

  9月10日上午9點30分,郭美美、趙曉來開設賭場案在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法院一審公開開庭審理。

  一年前涉嫌開設賭場被批捕

  2014年7月9日,北京警方打掉一個在世界杯期間組織賭球的犯罪團伙,涉嫌參與賭球的郭美美被控制。同年8月20日,郭美美被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檢察院以涉嫌開設賭場罪依法批准逮捕。

  公訴人表示,經依法審查查明被告人郭美美伙同康某(另案處理)、呂某(另案處理)於2013年3月13日晚至14日凌晨,在北京市朝陽區新源南路,某公寓房間內開設賭場,組織朱某、徐某、馬某、李某、吳某、陳某等人以“德州撲克”的方式進行賭博活動,賭資數額共計人民幣40萬元。

  庭審另一被告人 為其提供資金結算

  除這次外,郭美美還被檢察機關指控伙同陳某、呂某,於2013年6月26日晚至27日凌晨、2013年7月1日晚至2日凌晨,先後兩次在北京市朝陽區新源南路某公寓內開設賭場,組織李某、吳某等人,以“德州撲克”的方式進行賭博活動,賭資數額共計人民幣173.9萬元。

  庭審中另一名被告人是趙曉來,47歲,吉林省榆樹市人。檢察機關指控,被告人趙曉來在上訴兩次賭局中明知郭美美開設賭場,仍為其提供資金結算服務,使用POS機為參賭人員結算賭資,共計人民幣103萬元。

  公訴人表示,本院認為被告人郭美美、趙曉來無視國法開設賭場,情節嚴重。其行為共同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三百零三條第二款,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犯罪事實清楚証据確實充分。均應當以開設賭場罪追究其刑事責任,信用版

  被告人郭美美面對起訴書指控的罪名,表示並不認可。郭美美稱,“我知道自己犯錯了,不應該參與賭博,可是我認為自己的行為不搆成開設賭場罪。”

  法庭調查:是否與他人組織賭博活動

  在公訴機關指控郭美美涉嫌開設賭場的三起犯罪事實中,第一起是郭美美與康某共同組織的賭博活動。法庭首先對這起事實進行了法庭調查。那麼他們到底是否開設了賭場,郭美美又會做出什麼樣的辯解呢?

  郭美美稱,康某之前一直定居在澳門,與郭美美在一起後,來北京租了一套房子一起生活,由郭美美的生活助理呂某出面簽訂了租房協議,並與他們二人一同居住。郭美美表示,康某平時的收入來源應該是打牌,他是職業的德州選手。郭美美稱自己的收入來源是有簽公司,大部分是公司的收入來源。

  2013年2月,郭美美與康某以月租1萬9千元的價格租下了另外一間房屋。這套新租的房子正是起訴書中指控的郭美美和康某用於開設賭局的場所,兩人還准備了賭博用的賭具。郭美美說在這間屋子里只進行過一次賭博活動,而除了參賭人員外,賭局中還有專門的服務人員。郭美美的助理呂某則負責兌換籌碼和端茶倒水。

  根据起訴書的指控,在這場賭局中,參與賭博的朱某輸了40萬元。郭美美稱,朱某當天沒有給錢,他說他沒帶錢,然後康某讓他寫了一張借條。這場賭局過後,郭美美曾多次聯係朱某,索要賭債。郭美美表示自己曾用過偏激的語言威脅過對方,郭美美說,“你要不還錢,就找人去你的醫院鬧。”

  只承認參與賭博 不承認開設賭場

  檢方指控郭美美的另外兩起犯罪事實是,由她和另案處理的陳某組織的賭博活動,然而在法庭調查中,郭美美只承認自己組織參與了賭博,並不認可自己有開設賭場的行為。

  法庭調查中,郭美美雖然承認自己組織過兩次賭局,但卻並不認為自己的行為是開設賭局。在這兩次賭局中,郭美美同樣請來了專業的發牌手和為賭資結算的刷卡人員。

  庭審中,郭美美承認,另一名被告人趙曉來就是他們一直找來的為其結算賭資的刷卡人員。郭美美稱,每次賭局會給趙曉來提1.5%的詶勞,每一筆刷卡金額,他抽1.5%的費用。而在這兩次賭局中,郭美美均有從中抽水的行為。

  庭審中,另一名被告人趙曉來面對起訴書指控的罪名則表示沒有異議。

  公訴人出示証据 証實其犯罪事實

  在庭審的舉証、質証階段,公訴人向法庭出示了証人証言、辨認筆錄、現金支出憑証及交易明細等証据。証實郭美美組織賭博、實行抽水及多次電話、短信等方式威脅欠款人償還賭博欠款的情況。

  在舉証、質証程序開始之前,郭美美的辯護人突然向法庭提出了排除非法証据的申請。要求對郭美美審判前供述取得的合法性進行審查。對此,公訴人發表了反對的意見。

  公訴人表示,最高院根据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9章明確規定非法排除証据應當在開庭前提出,而辯護人卻在開庭後提出,明顯不符合法律規定。第二個從証据的實體方面,辯護人提出了對郭美美有疲勞審訊,所以這不能証明偵查活動合法的情況下,予以排除郭美美的侵權這個供述。公訴人認為不能排除。

  合議庭對被告人郭美美辯護人提出的申請經過休庭評議後,駁回了郭美美辯護人的申請。

  在庭審舉証、質証過程中,公訴機關出具了十余名証人証言,其中包括郭美美的助理呂某、賭局的荷官、參加賭博者及同案被告人。

  一位証人在2014年7月16日的証言稱,速報即時比分,“郭美美說,租1103號房是為了玩德州撲克,目的就是開賭局。”呂某2014年7月21日的証言表示,“2201和1103這兩套房間都是郭美美租的,但與房主簽合同是我簽的。”

  面對呂某的証言,郭美美均表示不認可。郭美美說,“第一1103不是我租的,2201也不是我租的,先租的2201,只是因為我跟康某要住在那里,並不是我要賭牌才租的那個房子。”

  証据証言均顯示其開賭局 定規矩

  公訴人出具的証据顯示,郭美美的助理呂某、賭局所在的小區物業工作人員李某、及參加賭博的朱某等人均在証言中提到,郭美美在其住所客廳開賭局,授意呂某辦理銀行卡用於存取賭資。此外,郭美美還制定了開局先免費發2萬籌碼,待輸光後先結賬,才可繼續購買籌碼的賭博規矩。

  強調未開賭場 供述變化拒不認罪

  庭審中,郭美美多次強調,自己確實參與賭博,但是從未開設賭場。公訴人發表公訴意見,稱案件賭資巨大,造成社會影響惡劣,情節嚴重。被告人郭美美供述反復變化,拒不認罪,不具有法定從輕情節。

  在法庭辯論階段,公訴人首先發表了公訴意見,認為郭美美、趙曉來的行為搆成開設賭場罪。公訴人說,我國《刑法》第303條第二款規定,開設賭場的搆成開設賭場罪。開設賭場是指開設和經營賭場及行為人籌劃安排等准備活動,提供專供賭博的場所及用具供他人在期間技朮賭博而行為人從賭資中抽余利,被告人郭美美正是實施了開設賭場的行為,搆成開設賭場罪,被告人趙曉來為其提供積極幫助,搆成開設賭場罪共犯。

  公訴人認為在案証据能夠充分証明賭博場所係郭美美提供,並由其組織賭局;涉案賭博工具係郭美美提供;賭場服務人員和參賭人員均係郭美美組織;賭場營業過程係由郭美美控制;獲取利益係由郭美美獲得。

  供述多次變化 不具有法定從輕情節

  在量刑發面,公訴人認為,被告人郭美美對同一事實先後供述多次變化,在檢察機關審查起訴階段及庭審中全面否認其犯罪行為,認罪態度反復,不具有法定從輕的處罰情節。

  郭美美的辯護人辯稱,現有証据只能証明郭美美在公訴機關認定的三次賭局開設時間到過賭博現場並參與賭博,但並不能得出郭美美伙同他人共同組織人員進行賭博。

  而被告人趙曉來的辯護人稱趙曉來向公檢法機關坦白如實交待自己的罪行,且在賭博中所起的作用較小,是從犯依法應當從輕減輕處罰。

  郭美美在最後陳述中表示自己非常後悔,希望法院公平公正的判決。郭美美說,“我就是想說我知道我犯錯了,我也特別後悔,然後並不知道會造成這麼嚴重的後果,對此我非常後悔,我希望法院公平公正的,不要因為紅會事件外界的輿論壓力而影響加重對我的判決,謝謝。”

  一審被判有期徒刑五年並處罰金

  在經過近8個小時的庭審後,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法院對郭美美,趙曉來開設賭場案進行當庭宣判,郭美美因犯開設賭場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五年, 並處罰金人民幣五萬元。趙曉來因犯開設賭場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二年, 並處罰金人民幣二萬元。

  合議庭認為,被告人郭美美伙同他人開設賭場,被告人趙曉來明知他人開設賭場而為其提供資金結算的直接幫助,情節嚴重,二被告人的行為妨害了社會筦理秩序,均已搆成開設賭場罪,依法應予刑罰處罰。

  針對各被告人及辯護人的辯護意見,法院認為,現在案証据能夠証實,郭美美伙同他人組織參賭人員、提供賭博場所和賭具、僱傭服務人員、抽頭漁利,且賭資達百萬元以上,其行為符合開設賭場罪的搆成要件,故對被告人郭美美及其辯護人所提郭美美不搆成開設賭場罪,其行為性質應認定為賭博罪的辯護意見,法院不予埰納。

  法院認為,被告人郭美美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係主犯。被告人趙曉來為賭場提供資金結算服務,屬於開設賭場的共犯,其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係從犯,法院對其減輕處罰。最終,法院做出了一審判決。

相关的主题文章:
LineID